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刘晓波——墙内鲜有人提 墙外万众瞩目

Liu Xiaobo (picture-alliance/dpa/AP Video)


(德国之声中文网)要是在北京商业区三里屯向路人打听,这些天有哪些最重要的新闻,你会得到多种回答。一名45岁女性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天气","在北京,热得不行;在华南地区,到处是大水"。其他人则表示,中国城镇的租自行车热是最热门话题,或者,刚结束的德国G20峰会。刘晓波的名字无人提及。
德新社报道说,普通的中国人又怎么会认识现年61岁的他?涉及这名中国公民维权人士的命运,中国官媒集体噤声。关于他,本来有着能引起人们强烈兴趣的信息可以报道:2010年,他被授予或贝尔和平奖,但不能亲自领奖,原因是,他此时已被系狱。
这位异议人士参与撰写了一份公民宪章,要求在中国实现新体制,使之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合宪的国家"。因这些所写下的文字,刘晓波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
今年6月中旬,他得以离开监狱,只因他罹患肝癌,且已是晚期。从那以来,他在受监视状态下,在华北城市沈阳的一所医院里治疗。有关他的病情,只是院方向公众作简短通报。通报语焉不详,套用医学术语,最新的说法是"病危"。然而,受严格控制的官媒竟连这样的消息也不报道。
维权人士指出,中国的新闻封锁越来越严厉。
两周前,中国主席习近平亲临香港,出席这个前英国直属殖民地回归中国20年庆典,官方电视节目中不乏欢庆画面,但对成千上万示威者,却一字不提。示威者们抗议北京对这个特别行政区不断增加的影响。
不仅是国内传媒处于北京的控制下。中国也封锁脸书、推特及谷歌这样的社交媒体、视频平台YouTube、《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国际传媒体,批评北京的政策、提人权话题的网站同样也被封锁。根据新近的通报,当局还将继续限制虚拟个人网络(VPN )。在华外国人和许多中国人使用这一网络,以绕开封锁。
只有若干旨在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的英文官媒才被允许报道刘晓波事件。本周一起,一些简短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其中显示两名外国大夫来到刘晓波的病床边,并赞扬中国医生的治疗措施。
德新社报道说,据刘晓波友人们的看法,这些"宣传行为"是要让外国确信,没有必要让这位人权人士去境外治疗。而出国治疗本是刘晓波夫妇的愿望。
包括海德堡癌症专家-毕希勒(Markus Büchler )教授在内的外国医生们在一份共同声明中指出,从原则上讲,旅途无虞,海德堡或美国都能提供治疗。对此,中国网络出现的视频上踪影全无。
对新闻的控制如此之严,以致于北京外交部对自己的新闻会得记录稿也做手脚。本周一的新闻会上,外国记者多次问及:在外国专家表示了"Okay"后,刘晓波是否可以出境治疗了?对此,一名发言人机械地重复回答说,其它国家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在后来公布的纪录稿中,所有涉及刘晓波的问、答全然不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